辽宁抚顺45岁残疾人按摩师于海义“反杀案”,今天上午9时在抚顺市看守所法庭开庭审理。经庭审直播,这起带来网络热议的案件,变得更加清晰。

案发监控:被告穿着内裤与被害人发生冲突

2018年9月18日凌晨2点刚过,男子吕某在酒后来到于海义所在的足疗店,当时足疗店已打烊上锁,于海义在店中一楼休息。吕某在叫门无果后,强行将门锁拧开,并入室殴打于海义。

凌晨2:08,于海义听到动静去查看情况。

庭审中,被告人辩护律师殷清利表示:“双方争吵的过程楼上的人都听到了,他也说了诸如‘再不开门弄死你’之类的话。被拒绝以后,他就强行拉开了足疗店的玻璃门,我们从门把手受损的照片来看,他使用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

据庭审直播,在双方厮打过程中,于海义使用店中的折叠刀将对方捅伤倒地。据被告人于海义庭上称,被捅后吕某倒在了第一道门和第二道屏风之间。

庭审现场,公诉人出示案发现场炫驿足浴的监控录像,录像时间为凌晨2时许,从监控录像来看,当时足疗店已经关灯锁门,整个画面色调是黑白的,整个过程中被告人于海义仅穿着内裤。随后2名足疗店女技师过来查看,并将灯打开,画面才恢复成彩色。

于海义(左)捅人之后,足疗店2名同事听到动静下楼查看,并开灯。

律师当庭补充说明:

足疗店已经关灯,且已用屏风遮门,这足以证明店内已经关门。视频也可以证明,被害人是强行拽门进入店内。当时于海义穿着内裤,证明事发当时于海义处于睡觉状态。对方到门厅时有一个明显的振动,可以证明对方实施了破门而入的行为,非法进入被告人临时的住所。对方进入门厅后不是正常表达要求做足疗,而是先有肢体动作,推被告人已经到了冰柜的位置,在这种情况下,于海义取刀进行反击,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

“对方倒地后于海义和店里的人用毛巾帮他盖伤口止血,托人打了110和120,后面还帮他交了挂号费。”律师殷清利这样说。

在医院里获知了吕某可能会伤重身亡的消息后,于海义凌晨跑到家附近的坟地,给他爸爸磕头,后来还给他前妻和儿子打电话说自己想自杀,之后在前妻和儿子的劝说下前往派出所自首。

图片由律师殷清利提供

被告辩护律师殷清利在庭上表示,被告人与2名足疗店工作人员协商后报警,并将被害人送医,且在事后主动投案自首,这些都可以反映他实施防卫行为时的心态,具备正当防卫的因素。

另外法庭也向被告确认过,他此前曾因为危险驾驶犯罪被判过刑,也是那次车祸留下的残疾,有四级残疾证。

原告方:防卫过当,家属要求赔偿

检方及受害人家属的看法显然与辩护律师的看法不同。

起诉书显示,抚顺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于海义的行为属于防卫行为。但鉴于被害人吕某实施不法侵害时并未使用凶器,尚未严重危及人身安全,而被告人于海义却使用刀具进行防卫,并致被害人吕某死亡,于海义并非只能采取此防卫行为才能有效制止不法侵害,对不法侵害人造成的损害远远超过了仅仅使其丧失侵害能力或者终止其侵害行为的程度,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应当以故意伤害罪(防卫过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现场,直播画面截图。

此外,有关于海义的身体状况,也成为今日庭审的辩论焦点之一。

辩护律师认为,于海义身患残疾的情况,极大地影响了其对突发情况的形势判断。

“不法侵害人在酒精的驱使下,进行辱骂打砸,这让于海义内心十分恐惧,精神高度紧张。而且于海义本人身体还有残疾,力量对比上明显处于下风,他需要更强于对方的工具,才能保护自己。”

庭审现场,直播画面截图。

死者家属的代理律师则认为,于海义虽有残疾证,但是其生活行为都未受到残疾的影响。按摩店虽然不是24小时开放,但是,曾经有顾客在12点之后在按摩店接受过服务。所以不应按照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来追责,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本案在公诉的同时,死者家属还提出了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丧葬费3万余元, 死亡补偿65万 ,精神抚慰金10万,总计82万余元。

庭审结束后,法庭休庭,并宣布将择期宣判。

值得一提的是,在庭审结束后,被害人家属与被告辩护律师之间还发生了一段不和谐的“插曲”。

今日傍晚,被告人辩护律师殷清利发布消息,表示自己在庭审后遭被害人一方十多位亲属辱骂、围攻、殴打,已通过抚顺市公安局望花分局古城子派报案处理。

殷清利表示,自己并未受伤,但对方在看守所门前动粗的行为“极为恶劣”,并表示“必须从重从快惩处”。